浅皮皮er

我叫浅空/浅皮皮
专业咕咕咕的文/画手
圈杂粮少喜欢沙雕
扩请戳1956984210

惊雷初现,嘉奖天下

cp/雷狮x嘉德罗斯(攻受不分明)

ooc注意!

校园设定,流通货币为学分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 作为独占一颗星球的凹凸学院,是一个神奇的地方。只看分数,管你什么星球什么地位,在这儿,你就是个学生,一个最底层的学生。想证明自己?那就拿出本事,用分数说话。只要你分数够高,做事不太出格,所有老师都会对你睁一只眼闭一只眼。

‌   于是在这一神奇(混乱)的体制下,衍生出了两股势力。一股是以嘉德罗斯为首的“学习就是生命”(学霸)组,一股是以雷狮为首的“放荡不羁爱自由”(校霸)组。当然,这两股势力,都建立在他们的成绩优秀基础之上。

‌   如今,令全体学生期待无比(并不)的凹凸校庆即将到来,为此教导主任丹尼尔已经开了几次演讲活动,就是要防止活动时衍生出各种不必要的纠纷,当然,这种演讲活动如果有效的话,那就见鬼了。

   台下,同学们都在做着自己的事,完全没有理会丹尼尔的发言。“同学们都了解本次活动的注意事项了吗?”“……”无人应答,大家还是干着自己的事。丹尼尔揉揉眉心,果然还是本校校规令这些学生如此放纵吗?

  “那么,散会!”丹尼尔重复完最后一个事项后说出了所有学生期待已久的话。“哦!”“总算完了……”“走,撸串去!”“格瑞!来刷题!”大家不到1分钟就散完了。

   唉。。。但愿,他们还听进去了几句话吧。丹尼尔收拾完演讲材料,径直回到自己的教导主任办公室,自己还有很多公务没批改完呢。。

  我容易吗我?专门抽空精心准备的材料没一个人会认真听,还要继续面对浩如烟海的公务。。重点是,这所学校就我一个老师啊。。。我能怎么办,能辞职吗?不能,辞职了之后靠什么生活我自己都没个底。唯一欣慰的是有很多裁判球协助自己工作,不得不说,它们长得都挺萌的,唯独,,,都长的一样,有点不好辨别。

   晚上七点,校门口烧烤店

   “诶老大我们还不回去吗?”佩利扯下一块羊肉模糊不清的说。“着什么急啊蠢狗,吃的都堵不住你的嘴吗?”帕洛斯说着又拿了一把肉串塞进佩利的嘴。“可我们都已经吃两个多小时了啊。”佩利为自己辩解。“确实,大哥,为什么我们还不走呢?”一直坐在旁边不说话的卡米尔终于发言了。“不急,……你们想走就走。”雷狮已经不止一次向校门口望了。

   “那我们先走了,大哥。裁判球,结分!”卡米尔看出了大哥的心思,痛快走人,帕洛斯也眼尖地将佩利拉走了。

    啧,怎么还不来。雷狮已经开始焦虑地咬起了指甲。

    此时,校门口一个熟悉的黄色身影出现,他向四周张望了下,快速找到了绑着头巾的雷狮,向他快步走来。

    “呼~呼”嘉德罗斯大口喘着气,在雷狮旁边的位置坐下。“怎么才来?”雷狮向来人递过去几串烤好了的肉串,漫不经心地问道。

  “和格瑞解题争论了下到底哪种方式更快捷。”“哦。”雷狮不经意间皱了皱眉,这个格瑞,真碍事。没办法,他是唯一一个和嘉德罗斯脑回路跟得上的人,加上嘉德罗斯视学习为生命 ,自然就与其亲近了许多。雷狮与嘉德罗斯一样,有自己无法割舍的底线,因此在大多数时候他们都互相理解对方。

    “周末出去玩?”嘉德罗斯在解决完5串肉串后开口了。“啊?哦出去吧,我没事,就我们?”雷狮还在暗自腹诽格瑞,突然被嘉德罗斯问话有些迟疑。

  “你觉得去哪儿好?”没办法,嘉德罗斯虽然是全校无可挑剔的第一,但,,,他其实很宅,不经常出门,因此他对于哪里好玩根本就没什么概念,要不是遇见了雷狮,恐怕这辈子他都沉浸在解题和做实验之中腐朽了。

    “嗯。帕洛斯说创世广场那边新开了一家电玩店,还卖快餐之类的,有专门的房间。不过好像挺贵的。”雷狮仔细斟酌了下,嘉德罗斯,好像是喜欢高热量食物吧。

    “噗,你觉得,我们两个,哪个地方不够花?”嘉德罗斯闻言笑了笑,雷狮是吃烤串吃傻了吗?全校第一和第四的学分会不够花?开玩笑,他可是一有时间就解题的人,额外的学分再怎么说也比得上普通学生一年的学分了,更何况他还搞研究,更多了好吗?就只怕花不完。

    “也对。”雷狮点点头,一把揽过嘉德罗斯的肩。“周末哥带你嗨去,用你的分,我知道你分多。”“好,不过,真的是哥吗?”嘉德罗斯抬头坏笑,金色眼眸里装着雷狮的脸。“我的眼睛好看吗?”嘉德罗斯双手搭上雷狮的肩。“诶?好看。”雷狮被突如其来的问题惊到了,大脑当机了几秒。

     “那,近距离欣赏一下如何?”嘉德罗斯说完直接将自己的嘴唇印了上去。顿时,雷狮感受到了嘉德罗斯嘴唇的柔软,以及,,映衬在他眼睛内的笑意。几秒后,嘉德罗斯停下了吻,问道“欣赏的满意吗?”

     靠!雷狮内心在咆哮,自己明明更攻的好吧,刚才这是被调戏了?不行,堵上海盗的尊严,一定要扳回一局。

   “不满意,我觉得时间太短了。”雷狮直接拉过嘉德罗斯的手,将他拽到离自己不到一厘米的距离。开始,肆无忌惮地吻他,从最开始的额头,到眼睑,再到嘴唇,脖颈,雷狮通通吻了个遍。

     “哈~哈”“呼~”他们终于在换不上气后停了下来。嘉德罗斯拿出手机看了下时间,“不早了,走吧。”“嗯。”他们两个人并肩走着,回到了各自的住所。“再见~”他们互相挥挥手,转身进屋。

     其实,, 回来的时候嘉德罗斯超想攀着雷狮的肩膀,,但由于二十多厘米的身高差,即便攀上了自己也会不舒服,他倒不怎么在意其他人的异样目光,一群渣渣而已,有什么好在乎的。他从衣柜中拿出睡衣,进入浴室开始淋浴。

     这边,雷狮直接进了浴室冲冷水澡。该死,嘉德罗斯那家伙,又玩火,他就不怕自己一冲动就把他就地正法吗?反正他是不怕的,他不信已嘉德罗斯的本事,入侵不了店内的监控系统,再说那家店已经成为雷狮独占的了。能去那里的,除了他和他的小弟,也只有嘉德罗斯。

啧,要不是看在你九岁的分上,早就把你吃干抹净了,总有一天你会玩火自焚的,嘉德罗斯,到时候,出了事谁也救不了你。

     周末

 “喂雷狮你在哪儿呢?我怎么没看见你?”嘉德罗斯穿着米黄色的休闲装,上面印着一只淡黄色的猫咪,拿着两听可乐四处张望着,寻找雷狮的身影。“你回头。”电话那头传来雷狮富有磁性的声音,说完他就把电话挂断了。他今天也穿着休闲装,好巧不巧是淡紫色的,上面印着一只黑猫。喂喂喂你们秀恩爱不要这么明显好嘛?周围群众不进扶额,狗粮年年有,今年特别多,果然长得帅的都搞基去了吗?

     “喏,给你的。”嘉德罗斯递过一听可乐给雷狮。“我说你啊。。。要去吃东西还喝可乐干嘛?店里不卖饮料吗?”雷狮强行捏了捏他的脸。“切,我乐意,我就爱喝略略略,你管不着,哼。”嘉德罗斯径直堵着气向前走去。噗,脸真软,不愧是九岁的孩子,,,还有,生气的样子也好可爱。。。

    “喂你想什么呢?怎么还不跟上来?”嘉德罗斯察觉到没跟上自己的脚步,不耐烦地回首催促。“来了来了。”雷狮小跑着到了他的身旁,挽着他的手臂,俯身在他耳旁轻语“消消气我的小祖宗,今天玩可还是画的您的分。”“哼,知道就行。”两人踏进了店内。

    “啊啊啊!雷狮我要玩这个!还有这个!还有……”嘉德罗斯一进来就被店内的游玩设施吸引了,激动地扯着雷狮的衣服。啧,果然还是九岁的孩子,真是充满了好奇心。“好好好小祖宗,你想玩哪个玩哪个,反正用的你的卡,我不心疼。”诶?不对呀,, 雷狮仔细看了看嘉德罗斯选的游戏,,怎么,都是有关智力的双人游戏啊。。。哦,学习,雷狮生平最痛恨的字眼。。。

    他强忍着泪水和嘉德罗斯玩了几轮,终于掌握了选择的主动权,于是。。。嘉德罗斯面临了人生一大难题,不动脑子,用直觉的对战游戏。。。此刻嘉德罗斯的脸正微妙地抽搐着,他深刻地体会到了雷狮刚才陪他玩的心情。

    雷狮玩的正嗨时,突然一个电话打来,嘉德罗斯摸摸口袋,按住接听键。“喂?嘉德罗斯吗?你在哪?”“电玩店和雷狮玩。”雷狮瞟了一眼嘉德罗斯的手机屏幕,来电显示:格瑞。啧又是那家伙,打扰劳资兴致。“回来,你增加的那个项目,出了点问题。”“我晚上回来。”“不行,你作为负责人,必须对它负责,再说,不是你突发奇想提出要……”“好好好马上。”嘉德罗斯没等格瑞说完就挂断了电话。

   他冲雷狮抱歉笑笑,解释道“对不起啊,雷狮,我得回去一趟。。”“你有事就走,别磨叽。”“那,,下次吧,再见。”嘉德罗斯转身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嘉德罗斯,,,他是不是有什么瞒着我?刚才为什么不等格瑞把话说完,,这其中,一定隐藏着什么秘密。雷狮停下了手中的游戏,侧头思考。管他的。。。继续嗨!反正嘉德罗斯刚办了一张今日不限量卡,想怎么玩就怎么玩。

     

  自从那周之后,雷狮越发感觉到了嘉德罗斯的不对劲。比如不怎么现身,比如看见他就躲(即便没躲眼神也遮遮掩掩)

    这日,校庆。大家都坐在主席台下听丹尼尔讲话。。说实话每个人都想拍拍屁股走人,所以都格外的不安分,各种打闹,各种交流,完全不把丹尼尔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丹尼尔尴尬笑笑“下面有请本校第一名:嘉德罗斯同学讲话”还是无人理睬。嘉德罗斯上台,把围巾向下扯扯,露出嘴唇,然后接过话筒,大吼一声“闭嘴!渣渣!”顿时台下鸦雀无声,继而又闹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说谁渣渣呢?”“成绩好了不起啊”“什么人啊”“太目中无人了吧”“……”不知何时雷狮已经上台,从嘉德罗斯手中夺过话筒,用着比他更大的声音,吼了一句“一群弱鸡!不服来战啊?!”这时台下是真的没声音了。。。谁想被雷狮海盗团揍啊!什么?安迷修和银爵怎么不说话?他们是嘉德罗斯那股势力的,从一开始就完全不理睬,他们还有这世间最美好的事:学习要做,谁管你啊!

    “雷狮同学,请你下去。”丹尼尔十分佩服雷狮把他们震住了,但他也同时妨碍了公务。“我还有最后一句。谁再敢忤逆嘉德罗斯的话,那就准备好被我揍到连你妈都不认识!我说完了”雷狮故作轻松地把手插进裤兜,心情大好的走下了台。刚刚他微微低头,可是看到某人的耳根都红透了,真是可爱。

几分钟后,嘉德罗斯做完了演讲,径直朝雷狮走来。“雷狮,过来。”说完朝楼梯转角走去,“啧,来了。”雷狮心情美好的朝他走去,不知道他要干嘛。

到楼梯口了,嘉德罗斯粗暴的将雷狮抵在墙上,用手揪住他的衣领,喘着粗气。雷狮被他突然的行为吓到了,没反应过来,仔细看看眼前人的表情。是满脸怒气,耳根处的的发红,是因为太过生气。

“怎,怎么了?嘉德罗斯。”雷狮尽量说着给嘉德罗斯顺毛的话,用着还算平静的口气。“怎么了?你还好意思问?从一开始我们交往就说过吧,你有你的坚守,我也有我的底线,你在主席台上说的那些话什么意思?啊!以为我是弱者所以对我施以怜悯嘛?啊!?”

“不是,我就是想帮你。”“帮我?呵,还真是帮了我啊,让全校都知道我是你护着的,没用的废物!”嘉德罗斯是何等高傲的人,拥有着一颗何等高傲的心,他绝不允许自己的尊严受到一丝一毫的践踏,无论是谁,更何况是在大庭广众之下,受到这种待遇。

这点雷狮非常清楚,现在他完全明白了刚才嘉德罗斯表情的意义。那不是因为害羞,而是因为他作为一个王,尊严受到了贬低。这和当初,雷狮逃离雷王星时,与人打斗的本质基本相同。

“从现在起,一个月内,我都不想看见你!”嘉德罗斯丢下这句话就走了,留下雷狮一个人发呆。自己这是,弄巧成拙了吗?呵,看来是的,由于和嘉德罗斯走的太近而得意到触碰他的逆鳞。

之后的一个月,果真如嘉德罗斯所言,雷狮连他一面都见不到。即便他想方设法打听到了嘉德罗斯所在的地点,也会被蒙特祖玛和雷德挡在门外。

凭着雷狮的本事,加上海盗团的人数压制,他是完全可以冲破他俩的阻拦的。但是,祖玛每次都只会抛出一句话给他“如果,你不想嘉德罗斯大人厌恶你的话 ,那就来吧。”

她说的何其轻飘飘,一旁的雷德在旁边微笑。那笑容,如针一般刺在雷狮的心上。明明在旁人看来如沐春风的笑容,可在雷狮看来,那是对他的,赤裸裸的嘲讽。

之后的十天,雷狮醉的如一滩烂泥,谁都无法阻止。

“大哥你又喝醉了。”卡米尔已经不止一次向他抱怨,佩利和帕洛斯已经想尽办法将雷狮拦在房内,阻止他出门买酒。“卡米尔,把酒拿来。”“大哥,你不能再喝了……”“我说,把酒拿来!”“不行!你再喝!我就死给你看!”卡米尔近乎吼着说出这句话,他知道只有押上自己的性命,才能让大哥有一分半毫的清醒。

雷狮愣了愣,停下了手中反抗的动作,垂头拿手指指房门。“出去,卡米尔,我想静静。”卡米尔见状,知道那句话起效了,示意佩利和帕洛斯开门。

“嘉德罗斯。。。我做错了事,你连一面都不愿见我吗?”他近乎自言自语地睡去,几小时后迷迷糊糊听到有人在说话。

“雷狮!给我出来!”是嘉德罗斯的声音。雷狮一个激灵从床上抬起头,继而又自我否定,喝多了都出现幻听了,嘉德罗斯怎么可能来这儿。“我再说最后一遍,雷狮!给我出来!”这下雷狮完全清醒了。连爬带滚从房内出来。问外,正是他这些天心心念念的嘉德罗斯。

“看看你都成什么样子了!给你二十分钟醒酒整理,之后跟我我出门。”嘉德罗斯见雷狮顶着一头乱毛,衣服也没穿好,脸上还糊了酒渍,超级不爽。

“诶?哦。”雷狮快速跑进洗手间收拾自己,在自己的样子可以入眼以后,他奔出门来到嘉德罗斯身旁。

“好了?”“嗯。”他唯恐自己多说话再惹嘉德罗斯不高兴。

“怎么一个多月不见,你连语气都变了?这么唯唯诺诺,又不会吃你。”“可我怕你又生气。”“想我不生气就跟紧我,走了。”嘉德罗斯快步走开,雷狮赶紧跟了上去。在旁人眼里,一个一米八的人,像个小孩子一样跟着一米六的人,看着特别好笑。

十几分钟后,他们来到了嘉德罗斯的研究所。“你带我来这干嘛?”“有东西给你看,过来。”他们乘着电梯上了楼顶,上面停放着一艘飞船。“你不是说,你是海盗吗?没有船的海盗,像什么话。”“所以你这一个多月都是在造船?”

“不然你以为我在干嘛?生你一个多月气?我可没你这么悠闲。”“所以,这艘船是,送我的?”“嗯,送你的。”雷狮闻言激动的抱住了嘉德罗斯,将他小小的身躯圈在自己怀里。

“说实话,最开始我是非常生气。但那一个月不见,只是因为要专心糟飞船,给你一个惊喜,不能被你看到。雷狮,我爱你,所以送你礼物,但我们各自的底线不能被触碰相信你也很清楚。”“嘉德罗斯,我也爱你。”他低头吻了下去。

“上来吧,跟我转转这飞船,看看满不满意。我起名羚角号,你有意见吗?”“没有,只要你起的,我都喜欢。”

“以后不会再躲着你。”

“嗯,就算躲着也要把你翻出来。”

“雷狮。”

“嗯?”

“我们做吧。”

评论
热度(27)

© 浅皮皮er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