浅皮皮er

我叫浅空/浅皮皮
专业咕咕咕的文/画手
圈杂粮少喜欢沙雕
扩请戳1956984210

✘分开的小片段形式
✘是小甜饼
✘嘉瑞注意,ooc预警

 ①
   大概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?嘉德罗斯自己也不太确定。
  总觉得,心里有个地方被割裂了,拿手捂着胸口确定,明明没有任何实际损伤。问了下祖玛,她说这种感觉叫做吃醋,是人类普遍拥有的正常感情,通常发生为,嫉妒。
  自己,,居然会有感情?还是嫉妒?可笑。虫子不配被本王嫉妒。
  

  多久没见格瑞那家伙了?一天,亦或是两天,都不重要,嘉德罗斯只知道,在他看不见的地方,格瑞纸正与那个叫“金”的渣渣交谈甚欢。
  “啧”想到此处嘉德罗斯攥紧了手中的大罗神通棍,用力横扫,砸碎了一旁的显示屏。
  裁判球立刻跑过来警告“参赛者嘉德罗斯,破坏广场公共设施,扣除积……分……”还没说完,祖玛就过来用刀迅速刺下毁掉了它。“嘉德罗斯大人,怎么了?”祖玛关切的开了口。“闭嘴。”嘉德罗斯冷漠的回答道。
  “祖玛祖玛,你看这花真漂亮。”雷德捧着一大把才采的花凑上前去。“无聊。”祖玛推开了雷德前凑的脸,倒是接过了花。“祖玛你喜欢吗?喜欢我就多采点。”
  

  “呼。。。”此刻嘉德罗斯泡在火焰山的岩浆内,整理着脑中的思绪。刚才和格瑞打了一架,心情不错,但是他跟自己打架的原因居然是因为那个渣渣。啧。
  

  “喂祖玛,老大最近好像怪怪的。”“?”祖玛回他一个疑惑的表情。“就是啊他好像因为格瑞心情不好了很久,刚才跟他打了一架表情都缓和些了。”雷德抓住机会快速阐述着。
  祖玛仔细回想了下,,思考了几分钟,脸顿时沉下来。分析来分析去都只有一个结果,嘉德罗斯大人喜欢上格瑞了。不行,蒙特祖玛你要冷静 也许只是自己分析错了呢。
  

  “喂,格瑞,这次怎么不去找金那个渣渣跑路了?”“嘉德罗斯”格瑞十分严肃的叫着他的名字。同时也用烈斩挡下了别人的攻击。“嗯?”嘉德罗斯回了他一个短促地疑问音,继续用大罗神通棍攻击着眼前的人。
  “我会保护好金,然后,与你一同面对敌人。”“啧,啰嗦。”嘉德罗斯的嘴角扬起一丝弧度,他大概知道自己对格瑞的感情是什么了。

评论
热度(19)

© 浅皮皮er | Powered by LOFTER